LOGO

菁英體制的陷阱:社會菁英為何成為威脅平等正義、助長貧富不均,甚至反噬自己的人民公敵?

作者:丹尼爾.馬科維茨(Daniel Markovits)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08-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ISSN:9789571391977
裝訂方式:平裝
頁數:440頁
開數:14.8 x 21 x 2.3 cm開
類別:精選書展 > 人文/史/哲視野

定價:NTD$ 580
優惠價:NTD$ 522
庫存 > 有

作者簡介

丹尼爾·馬科維茨(Daniel Markovits)

  耶魯大學法學院的法學教授,也是耶魯大學私法研究中心的創始主任。

譯者簡介

王曉伯

  曾任職國內主要財經媒體國際新聞中心編譯與主任多年,著有《華爾街浩劫》、《葛林史班:全世界最有權力的央行總裁》(合著),譯作包括《我們為什麼要上街頭?》、《海森堡的戰爭》、《小王子的寶藏》、《向領導大師學激勵》、《群策群力的領導智慧》、《光天化日搶錢:稅賦如何形塑過去與改變未來?》等。

內容簡介

菁英體制就是一場騙局,不論對贏家或輸家都具有毀滅性!
當菁英成了獨佔社會優勢的新怪物階級,也就啟動了成功的詛咒?!

  菁英體制的理念──成功是來自個人能力與努力,不是世襲!
  但曾經的公平正義如今卻成為假象,
  社會菁英壟斷財富與優勢,
  貧富不均擴大、中產階級向下沉淪、菁英階層自虐崩潰,
  社會對立、敵意一觸即發,
  馬科維茨教授深刻地描述菁英體制的陷阱,
  在全員崩潰之前,必須啟動自救!

  耶魯大學著名的法學教授丹尼爾‧馬科維茨以其革命性的論點抨擊菁英體制虛假的承諾。

  「凡努力者皆有機會成功」即將成為神話?在菁英體制演進的同時,社會菁英形成一個全新的壓迫性階層,不僅壟斷了所得、財富與權勢,同時把持了產業、公共榮譽與個人尊嚴。菁英體制將中產階級排除在社經利益之外,同時還號召菁英們集體進行一場維護其階層的毀滅性競賽。

  菁英社會的不公對所有人都沒有好處,M型社會中的兩端互相仇視敵對。政治投機分子更利用這股氛圍見縫插針:

  「一群擅於煽動民心的政治人物透過指責政府機構的腐敗與攻擊脆弱的外來者,點燃中產階級的怒火。他們承諾,藉由這些攻擊行為,恢復有如神話般的黃金時代。川普總統(已於2021年1月下台)宣稱只要放棄法治與將數以百萬計的非法勞工與家庭趕出國境,就可以「使美國再次偉大」。奈傑‧法拉吉(Nigel Farage,英國脫歐黨黨魁)表示只要封閉與歐盟間的邊界,英國就可以重拾獨立與自尊。德國民粹主義分子則是尋求「恢復德國輝煌的千年歷史」,並且指責安格拉‧梅克爾(Angela Merkel)准許難民進入是背叛國家的行為。」

  馬科維茨教授以20年的時間完成本書,不只帶領大家認清菁英體制的貽害,並提出解方,從「教育」與「工作」著手,期讓社會可以回歸民主的公平正義並兼顧公益,只有全民攜手並進才能擺脫菁英體制的陷阱。

各界推薦

  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吳惠林→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沈榮欽→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
  林宗弘→中央研究院社會所研究員
  張鐵志 VERSE 創辦人暨總編輯
  萬毓澤→中山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葉浩→政治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劉維公→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盧郁佳 作家
  藍佩嘉→臺灣大學社會學系特聘教授
  顏擇雅 作家、出版人
  ──齊聲推薦(按姓氏筆畫排列)

專文推薦

  〈成功的詛咒:評《菁英體制的陷阱》〉張鐵志→VERSE 創辦人暨總編輯

導論

菁英的優勢就是一場騙局。

然而我們的文明都在抗拒這樣的結論。每一位正直之人都會同意競爭優勢應該是經由能力與努力掙得的,不是靠繼承與世襲而來。菁英體制的理念─社會與經濟的獎賞應是來自成就,不是血統─已成當代新寵。貴族社會雖曾風光一時,但已是明日黃花,菁英體制才是今日所有先進社會的信條。

菁英體制承諾打破之前的世襲菁英制度,讓一無所有,只有才能與野心的人能夠擁有有為者亦若是的機會。菁英體制同時也承諾將個人優勢與公共利益相結合,堅持財富與社會地位應是靠著自身的成就而來。這些理念尋求建立一個崇尚辛勤工作與才幹的社會。

但是菁英體制的運作並不如原先預期。今天,中產階級的孩子們在學校輸給富家子女,而中產階級的成年人則是在工作上輸給菁英大學畢業生。菁英體制阻礙了中產階級更上層樓的機會,然後還責怪這些在所得與社會地位的競爭中落敗的人,儘管遊戲規則本身只會讓富人贏得競爭。

菁英體制也對菁英本身造成傷害。菁英的養成需要富有的父母投資數以千計的小時與數以百萬美元計的資金來讓他們的孩子得到菁英教育。這些所謂的菁英在工作上必須費盡心力,並無所不用其極地利用他們的教育來獲取當初投資的回報。菁英體制迫使一個個焦慮不安又虛偽不實的菁英陷入一場為保護所得與社會地位而殘酷無情的終身競賽。

最終,菁英體制造成菁英與中產階級的分裂。它使得中產階級憤恨難平,同時又誘使菁英形成腐化的特權階層。菁英體制將整個社會捲入一個各階級相互指責、互不尊重,而又機能盡失的巨大漩渦之中。

菁英體制魅力四射的外裝掩蓋了這些傷害,人們難以接受菁英體制本身竟是罪魁禍首――認真思考,的確如此。即使是當代最嚴厲的評論家也都擁抱菁英體制的理想,他們指責那些腐敗的菁英藉著自己的成就來獲取個人的利益,但他們在責備破壞菁英體制運作的個人行為時,同時也繼續強調此一體制的原則。

但實際上,是社會與經濟結構,而非個人,造成如今充斥於美國生活中的不滿與混亂。不論初衷與之前的成果是什麼,菁英體制如今都只專注於擷取利益,並且造成貧富不均,危害社會。追根究柢,這些麻煩的根由不在菁英制度沒有充分發揮功能,而是菁英體制過度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