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臺灣漫遊錄

作者:青山千鶴子,楊双子
出版社:春山出版
出版日期:2020-03-31
語言:繁體中文
ISBN/ISSN:9789869866262
裝訂方式:平裝
頁數:368頁頁
開數:15 x 21 x 1.66 cm開
類別:精選書展 > 國內外文學創作

定價:NTD$ 380
優惠價:NTD$ 342
庫存 > 有

作者簡介

青山千鶴子(一九一三-一九七O)

  出身九州熊本富紳家族,成長於長崎,為活躍於昭和時期的小說家。一九三八年至一九三九年間,曾為小說改編之電影《青春記》來臺巡迴演講,遊歷臺灣縱貫鐵路沿線城市,旅居見聞以「臺灣漫遊錄」之名發表,散見於時年臺灣的報紙雜誌。代表作為《青春記》、《臺灣漫遊錄》等。

楊双子

  雙胞胎姊妹楊若慈、楊若暉的共用筆名。姊姊楊若慈主力創作,妹妹楊若暉主力歷史考據與日文翻譯,共同創作台灣歷史百合小說。楊双子著有小說《花開少女華麗島》、《花開時節》,以及合著小說《華麗島軼聞:鍵》等。

內容簡介

昭和臺灣縱貫鐵道美食之旅
楊双子虛構譯作《臺灣漫遊錄》華麗面世

  「我們一起吃遍臺島吧!」――青山千鶴子(日本九州小說家)
  「這個世間,再也沒有比自以為是的善意更難拒絕的燙手山芋了。」――美島愛三(臺灣總督府臺中市役所職員)
  「我只說一次,聽好了。我不幫日本人做菜。」――阿盆師(漳州出身傳奇女總鋪師)
  「帝國與支那的戰爭演變到現在──哎呀,未來的臺島,或許不需要翻譯家吧。」――王千鶴(公學校國語科教師)

  從瓜子、米篩目、麻薏湯,到生魚片、壽喜燒,再到鹹蛋糕、蜜豆冰,小說宛如一場筵席,將青山千鶴子來臺一年的春夏秋冬,寫進這場筵席裡,有臺式小點,有日式大菜,更有多元血統的料理,比如入境便隨之風味流轉的咖哩。在次第端上的菜色中,這位小說總舖師悄悄加入了幾味,那是人與人之間因背負著不同的生命文化而舌尖異化般的,難以描摹的滋味。

  昭和十三年,青山千鶴子的半自傳小說《青春記》改編為電影在臺上映,在婦人團體日新會推廣之下反應熱烈,受邀來臺巡迴演講。青山千鶴子出身富紳家族,因母親早逝送往長崎分家養育,旅居臺中時,日新會推薦一位臺灣大家族庶出的女子王千鶴擔任通譯。在全然不同文化教養下長大的兩人,因而有機會一起遊歷縱貫鐵道沿線城市。她們曾經留宿臺北鐵道飯店、臺南鐵道飯店,甚或延伸搭乘糖鐵、地方支線,飽覽各城鎮風光。每至一處,街道攤販、駄菓子舖、𥴊仔店、喫茶店,或者洋食店、餐廳、旅館,走到哪裡吃到哪裡。這一趟縱貫鐵道美食之旅,實屬難得,是兩位女子相遇於婚姻之前,以自由凝佇的時光片刻。在味蕾滿足之餘,彼此交流了文化與思想,青山千鶴子才知道,曾任公學校教師的王千鶴,有著當翻譯家的願望。或許是身為女子的共鳴,青山千鶴子理解女性要擁有獨立的職涯極為不易,何況王千鶴並沒有雄厚的背景與家人的支持,便心生助其一臂之力的念頭。

  然而,戰爭的嚴峻日漸逼來……兩人是否能如願走向自己希冀的命運?

  絕版已久《臺灣漫遊錄》完整重譯版全新問世,有著傳奇性色彩。青山千鶴子返日後將旅臺期間的專欄「臺灣漫遊錄」改編為小說。透過她的眼睛,我們得以窺見日本帝國對待殖民地臺灣、日本內地人與臺灣本島人相處的第一手細節,乃至於當年男性之於女性命運的差異,女性做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意欲擁有獨立的職業身分與思考,卻將面臨的種種困難與考驗。

目錄

推薦序 戛然而止的夢,異鄉的華麗島 新日嵯峨子
昭和二十九年《臺灣漫遊錄》初版前言

一、瓜子
二、米篩目
三、麻薏湯
四、生魚片
五、肉臊
六、冬瓜茶
七、咖哩
八、壽喜燒
九、菜尾湯
十、兜麵
十一、鹹蛋糕
十二、蜜豆冰

昭和四十五年(1970)《我與千鶴的臺灣漫遊錄》後記〈母親的回憶〉青山洋子(青山千鶴子之養女 藝術家)
民國七十九年(1990)《一位日本女作家的臺灣漫遊錄》譯者代跋〈麵線〉王千鶴
民國七十九年(1990)《一位日本女作家的臺灣漫遊錄》編者代跋〈故人的約定〉吳正美(王千鶴之女 學者)
新版譯者代跋〈琥珀〉楊双子

好評推薦

  駱以軍(小說家)
  陳雪(小說家)
  陳又津(小說家)
  黃崇凱(小說家)
  張文薰(臺大臺文所副教授)
  鄭芳婷(臺大臺文所副教授)
  瀟湘神(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

新版譯者代跋

琥珀

  《臺灣漫遊錄》中文新譯版的問世,必須從二○一四年說起。我與孿生姊姊在該年年底短暫旅行北九州,偕行福岡、門司、熊本、湯布院等地,其中在門司港邊的舊三井俱樂部,我們參觀了內部的「林芙美子紀念資料室」。資料室展示林芙美子與諸多作家魚雁往返的信件真跡,諸如吉屋信子、川端康成等日本名作家都赫然在列。姊姊不諳日語,參觀時由我逐一簡易口譯,直到遇見落款「青山千鶴子」的明信片,我衝口而出:「有人寫了一本《臺灣漫遊錄》!」姊姊探頭來看也驚呼:「青山千鶴子是誰啊!為什麼沒聽說過!」幸好,枯燥的資料室只有我與姊姊兩人在場。

  明信片內容翻譯後是這樣的:「早前與您聊起戰前的臺灣旅行,實在是令人暢懷之事。近日新書《臺灣漫遊錄》出版,不久會寄達貴府。青山千鶴子。七月十一日。」解說牌則寫著:「昭和二十九年,七月十一日付」。

  那個當下,二○一四年十二月,我與姊姊為了書寫日本時代的歷史小說,正深陷考據文獻的修羅場,看見這樣的明信片,內心可謂又驚又喜。回國以後,持續進行文獻調查的我,也同樣留意「青山千鶴子」與「臺灣漫遊錄」的蛛絲馬跡,而後很意外地在網路上找到斷簡殘篇的中文譯本。令人深覺驚喜的是那個刊載中文譯本的網頁最末處,留下很短的註記:「部分書稿典藏於臺灣文學館。」

  根據這條線索,二○一五年二月我主動連繫臺灣文學館的典藏服務組特殊研究課。過程細節繁瑣,在此省略,總而言之我獲得某位行政專員的來電說明:「臺灣文學館館藏名單裡面沒有這筆資料,不過有位日籍研究員說她有完整的書稿,表明妳有興趣的話可以連絡她。」

  後來我連繫上的研究員,就是新日嵯峨子小姐。透過E-mail形式,我從新日小姐那裡取得了一九七○年日文版《我與千鶴的臺灣漫遊錄》,以及一九九○年中文版《一位日本女作家的臺灣漫遊錄》兩部書稿的電子掃描檔案。

  中文新譯版的工程,就此起始於二○一五年六月十九日。不過我的病軀不中用,每天聚精會神地伏案工作之後,就要花兩倍的時間躺在床上,進度牛步到這部長篇小說譯稿必須耗時四年才能完成。如果有期待本書的讀者諸君,這段時間多謝包涵了。

  即使拖著病軀,仍然致力完成這部作品,目的為何?

  青山千鶴子的小說(一九五四年),青山洋子的後記(一九七○年),王千鶴的初譯版與代跋(一九七七年),吳正美的編者代跋(一九九○年),到二○二○年的新譯版問世。我與四位前輩的目的為何?

  我認為從一九五四年到二○二○年,這本書自始至終,都是出於自身對生命軌跡的感觸,期盼完整補齊這段臺灣島嶼之上、歷史命運之下,無法言語道盡的真摯情誼。

  至於為什麼青山千鶴子不是集結當年的臺灣遊記,而是以小說形式重寫?再者,遊記/歷史是否更加「真實」?而小說/文學是否相對「虛構」?我無意以論文回答這個問題,姑且容許我抒情地這樣說吧:小說是一塊琥珀,凝結真實的往事與虛構的理想。它耐人尋味,美麗無匹。

  中文新譯版得以成書,要感謝許多人。提供珍貴書稿的新日嵯峨子小姐,譯稿過程從旁援助的瀟湘神與曲辰,以及永遠的小夥伴郭如梅。感謝春山出版社的莊瑞琳總編輯與吳芳碩副主編。

  特別需要感謝的是我的孿生姊姊‧「双子」當中的若慈。本書譯稿雖然由我‧「双子」當中的若暉執筆,實際上卻是我倆的共同作品。

  罷筆之際我心有所感:這本書,著實也可說是我們的一塊琥珀了。

二○二○年春彼岸於永和住處楊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