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活動側影|10/17 Sat. #持攝影機的人是誰?性別的現身、出鏡與逃逸——2020女書店女性主義巡迴講座@花蓮 時光二手書店

活動側影|10/17 Sat. #持攝影機的人是誰?性別的現身、出鏡與逃逸——2020女書店女性主義巡迴講座@花蓮 時光二手書店


#2020女書店女性主義巡迴講座,第二站來到花蓮時光書店,由 #王君琦 老師引領我們思考觀看、性別與權力之間的幽微關係。


▋從繪畫到觀看的方式:「男性凝視」的現身

君琦老師從莫內的兩幅畫《奧林匹亞》、《草地上的午餐》對於女性胴體的展示作為開場,援引約翰.伯格《#觀看的方式》中所提到繪畫當中男性作為主觀的觀看者、女性則處於被觀看的位置,並以幾部電影來詮釋何謂「#男性凝視」——三種觀看的視角都合而為一:藉由「男導演」透過「攝影機」拍「男性角色」觀看女性角色,預設「異性戀男性」為觀者角色去切割(胸、腿、臀)、窺視(刻意特寫)、評論(畫外音)女性身體,運用電影鏡頭的特性去滿足窺看女體的欲望。

例如湯姆.尤厄爾觀看瑪麗蓮夢露在《七年之癢》中遮掩飛起來的裙子、詹姆士龐德用望遠鏡看見比基尼女郎——女性被視為一個物件,角色通常塑造的扁平且比男人愚笨。這樣具有支配性且控制性的視角,也許因為男性的無意識導致成為常見的電影敘述方式。


▋「女性凝視」的三種策略

女性主義電影研究學者有感於好萊塢電影一致的刻板模式,提出相對於男性凝視的「女性凝視」。女性凝視作為一種策略,不具有統一的定義,君琦老師為我們整理出三種策略方法:

◆第一種策略:陰柔氣質作為面具與手段
如Cindy Sherman的作品所示,陰柔氣質是禮服一般可穿脫的武器,女性透過滿足父權社會對於女性的期待,進而得到自己所需的資源。以精神分析的觀點來看,蛇蠍女人則反映出異性戀男性焦慮:女人本身的存在就是一種威脅,因為父權文化對於陰柔氣質的貶抑使得「像女人一樣」是一種降級與自我弱化。

◆第二種策略:「#看回去」,具備支配性、控制性、挑釁的不屑眼神,藉以挑釁觀眾的凝視。

◆第三種策略:陰柔特質的凝視,被觀看者作為「人」vs.「物」
相較於男性凝視下的女體是被切割的「物」、觀眾不會考量到被觀看者的感受而只會滿足自己的快感,女性凝視則具有情感、親密、溫柔、同理心的特質,非具支配性的觀看同時也改變了觀看者與被觀看者之間的關係。

提到相關的電影,君琦老師提到《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燃燒女子的畫像》這兩部電影:《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雖是以女性觀點出發,但其拍攝手法卻仍不脫男性凝視,因其性愛鏡頭呈現的方式是讓兩個女性都成為被凝視的對象,而不是兩位主角在凝視對方。相較於此,《燃燒女子的畫像》呈現出了兩位主角互相將彼此作為欲望對象的觀看示範。君琦老師也特別強調,女性主義/女性凝視並不等於去情色化,而是要看凝視所反映的關係是否對等。女書店鼓勵大家親自去觀看這些電影,以今日講座學習到的觀點去解構電影鏡頭的運作。

君琦老師更與大家分享台灣女導演 #李美彌 的《#晚間新聞》(1980)的珍貴片段:片中男性凝視的對象不僅是事業女強人(歸亞蕾),更以慢鏡頭加上軟綿綿的流行歌呈現男性慾望,不同於男性凝視下的特寫女體,也不會藉片中歸亞蕾的模特兒事業背景便宜行事、意淫女體,而是藉以呈現模特兒行業的生態、女性工作者的專業姿態,這種種可說是相當進步的安排。但有趣的是,《晚間新聞》當時卻以片中年輕貌美的女配角胡慧中作為宣傳主角,反映出不論時代久遠,「社會大眾普遍想看的是年輕漂亮的女性」這種主流價值仍然存在。


▋在講座QA的環節,學員們也提到女性對於自我觀看會內化父權凝視的疑慮,以及鏡頭所反映的殖民與被殖民者關係(像是對於原住民的人類學式紀錄)。「#凝視會回到所有的權力關係」,君琦老師說道,鏡頭之所以如此具有權力,正因它決定了敘事。相對的,劇本的安排也與鏡頭的權力有著協作關係,像是為了滿足男性對於凝視女體的慾望,而安排一分鐘特寫女體的鏡頭(如:洗澡),絲毫無助於情節的推展,為了合理化攝影機的觀看視角,而以「女主角被人偷看」、「男主角是新聞記者」等等的劇情安排,利用敘事為觀看的方式賦予動機。君琦老師也鼓勵大家,學習看見電影背後的操作與思考,以及概念的流變,並考察電影的創作時代背景,而不是以單一的男性/女性凝視觀點去評斷一部電影。


#女書店 #2020女性主義巡迴講座 #時光二手書店
#王君琦 #持攝影機的人是誰? #性別的現身_出鏡與逃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