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活動側影|8/15(六) 2020女性主義系列課程 第九場:張亦絢 【厭女好?還是不厭女好?性別、策略與創造力】

活動側影|8/15(六) 2020女性主義系列課程 第九場:張亦絢 【厭女好?還是不厭女好?性別、策略與創造力】 


▌我作為一個厭女讀者的開始:從《湯姆歷險記》談起
你還記得自己第一次閱讀的小說是什麼嗎?小說裡的角色有哪些性別?他們紛紛遭遇了什麼、在小說裡成為了什麼樣的大人?


亦絢老師與我們分享,六、七歲時自己閱讀的第一部小說是馬克‧吐溫的《#湯姆歷險記》,回想起來,她認為這部小說的閱讀經驗,使後來的她得知 #厭女的容易,因為湯姆曾經代替一位小女生受過。在反身性與批判閱讀尚未開展時,這樣的情節,使讀者難以不認同湯姆。「讀完後,我立刻承認了男孩的優越性,並認為自己一定要和男孩在同一國。」亦絢老師形容,就算因而認同男性,但自己還是女生,只是「#我不是那種女生。」


▌「那種女生」,究竟是哪種女生?談性別中的 #虛構成份
亦絢老師說道,因為學習電影、及寫小說之故,是以更容易關注男性寫女性、女性寫男性、或是一個創作者想像性別、創造性別的無限可能。然而,我們的社會透過各式分類,例如性別、血型、種族、階級與職業等,由內至外的將我們分門別類,截然二分的性別,更使社會機制能迅速有效的運行。


而這正是性別必須 #虛構 的重要原因,當虛構作為一種創造與策略方法,創作者如何藉由這一方法,有意識或無意識的 #再現厭女情結?


▌虛構與同理是同一件事?從男性作家、女性作家筆下的女性腳色來談
接下來老師以三島由紀夫《#午後的曳航》、田山花袋〈#棉被〉與張愛玲《#雷峰塔》為例。在這些作品中,女性或成為現實的代理人、阻斷男性對未來的種種幻想;或象徵男性夢想的守護者,使其夢想不受現實傷害;或女性與女性之間,情感的連帶與斷裂等,由種種細節交織而成的故事。

以虛構為方法,通過細節的鋪陳,小說提供了我們微觀生活的想像空間。「當你的虛構愈來愈多樣,愈能容納自己與他者的差異,過程之中,你會不斷發現:事物之間都是有關聯的,這樣的發現,使我們不那麼容易區分。」亦絢老師最後說道,愈願意虛構的人,愈有能力 #同理他者 的生命處境,且當發現「自己也有能力與這麼不一樣的人建立關係」時,長遠而言,更不失為不同場域下,厭女情結的解套與創新策略。
 

#女書店
#2020女性主義系列課程 #女性主義能做什麼
#張亦絢 #厭女好? #不厭女好?
#性別 #策略 #創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