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書店-華文地區第一家女性主義專業書店
搜尋
about fembooks
 
電子報訂閱 / 取消
 
女人治校先鋒:Smith College首位女校長回憶錄

馬上購買   回上一頁



女人治校先鋒:Smith College首位女校長回憶錄 <性別教育系列>
作者:Jill Ker Conway 吉兒.康威
譯者:
定價:240特價:192
出版日期:

作者簡介

吉兒.凱爾.康威(Jill Ker Conway)出生於澳洲新南威爾斯的希爾西頓,一九五八年畢業於雪梨大學,一九六九年拿到美國哈佛大學博士學位。一九六二年,她嫁給約翰.康威,一起遷居約翰的祖國加拿大。一九六四到一九七五年間,吉兒.康威在多倫多大學任教,並擔任副校長,之後任美國史密斯學院校長十年。現在她是麻省理工學院「科學、科技與社會」學程的訪問教授,擔任「澳商聯德利」(Lend Lease)公司董事長,並擔任「耐吉」公司、「美林證券」與「高露潔棕櫚」(Colgate-Palmolive)公司的董事。目前定居於波士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譯者簡介

何穎怡,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畢,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比較婦女學研究,現專職寫作與翻譯。著有《風中的蘆葦》、《女人在唱歌》,譯有《不與男孩同一國》、《安妮‧強的烈焰青春》、《西蒙波娃的美國紀行》、《乳房的歷史》、《第四級病毒》、《天真的人類學家》與《嘻哈美國》等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內容簡介

吉兒.康威的第三本傳記,描寫她身為史密斯學院第一位女校長,任內的喜悅、挑戰與驚喜。故事始於一九七三年,在康威毫不知情的狀況下,史密斯學院將她鎖定為可能的新校長人選,而後康威評估自己接任史密斯學院的熱情與可能性,終於在一九七五年出任校長。我們看到康威奔波於教職員、學生、家長、校董與校友的需求與關切間,重新定義與設計史密斯學院的面向,以符合女性生活的真實新貌。我們感受到她急於形塑這所教育機構,俾以吸引新世代學生的迫切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野心勃勃,與時俱進
──填補女性成長故事中的空白

謝小芩(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男女合校好,還是分校好?

十多年前,台北市還有多所歷史較悠久的男女分校的國中,在當時教育局長的一聲令下,全部改成男女合校。不久,銘傳、實踐等女子學院也陸續開始招收男生,一般輿論都認為這是邁向更符合「人性自然」以及「世界潮流」的進步之舉。然而,男女合校必然提供較好的教育嗎?我微弱的質疑,往往被週遭的人視為女性主義者的偏執。

美國是高等教育最發達的國家。著名的哈佛大學一六三四年便已建校,世界最早的女子高等教育學府荷約克峰女子學院(Mount Holyoke Seminary)也在一八三七年成立。此後,女子學院相繼成立,蓬勃發展,很快便足以與精英男校匹敵競爭。一九六○ 年代,美國歷經社會與經濟變遷的衝擊,傳統精英男校開始招收女生。例如,哈佛大學合併了瑞德克立夫學院(Redcliff College),普林斯頓大學於一九六九年開放大學部女生名額。一時之間,男女合校蔚為風潮。

有趣的是,時至今日,美國男子學院幾乎已經消失[註],但女子學院卻屹立不搖,迄今仍有五十多所。衛斯理學院(Wellsley College)、荷約克峰學院、以及這本書《女人治校先鋒》所談的史密斯學院都是其中的佼佼者。為什麼有這樣的差別呢?

針對這個現象,有些研究發現,平均而言女子學院學生不論是學業或畢業後的成就都優於就讀男女合校的女生,說明了女校的優勢與存在的立基。但也有人指出,私立女子學院學生大都出身上層社會,因此家庭背景的優勢才是她們表現出色的真正的原因,學校反而不見得是關鍵。當時還有一種社會意見,認為傳統私立精英男校開放招收女生,是基於教育機會均等的崇高理念,是進步開放的表現。相較之下,女校遲遲不肯開放門戶,就顯得小氣保守了。

我在九○年代初造訪衛斯理學院,並遇到兩位荷約克峰學院的資深教授。談起合校分校的議題,女校教授們忿忿不平地說,男校之所以招收女生,在漂亮的口號之下,其實主要是出於經濟考量。因為女生大都就讀辦學成本低的人文與社會科學領域,學校投資有限,學費收入不低,招收女生是筆極其划算的生意。更何況,女生進入男校,不會威脅到男生既有的優勢,何樂不為?相對的,女校招收男生,除了擴充理工教學設備所費不貲之外,更可能相對剝奪女生原來享有的學習機會,這才是女校師生抗拒合校風潮的最重要原因。

吉兒‧康威在《女人治校先鋒》中,便深刻討論了這個問題。她於一九七五年接掌史密斯學院,成為創校百年以來的第一位女校長,並承擔了社會風潮對女子學院的挑戰。作為一位女性主義歷史學者,她毫不懷疑女子學院在二十世紀末的使命與意義。

為什麼需要女子學院?因為「男女合校的高等教育系統所設計的課程完全發展自男性經驗,要女生去同化男性的優秀模式。」 ......「白人男性把守所有的機會大門,絲毫不自知是以偏見眼光評估他人的才能與潛能,在這樣一個世界裡,『同化』只是讓你誤以為自己與他人平等。『同化』也讓女人等著被肯定,而不是起而奮爭肯定,一點好處也沒有。 ......但是我們的社會,連簡單的「同化」也是難以獲之,因為複製男性行為的女性會被視為侵略性強,默默完成任務者有被視為不夠強悍。」

因此,「女人需要自己的智識地盤、一個屬於自己的「心智國度」,一個讓他們得以立足觀察世界的知識領土。......女子學院應該成為社會思考女子教育的標竿,也要在一般刻板印象中認為女性成就甚低的物理、數學、政治科學、經濟學等領域成為反證。」

女子學院長遠發展的立基何在?「我發現我的個人聖戰是為學生建立良好就業輔導,讓史密斯學院與其他學校有效區隔。......我知道這方面我們能領先男女合校學校,因為他們的運作模式旨在讓女人融入、適應男子既有的世界,忽略女人在自我與家庭方面所接收的雙重訊息,掩飾男女在邁入成年階段的發展差異。女人和男人不同,在青少年邁向成人階段,她們必須發展出就業與生育的兩個自我。女性主義運動讓女人知道認真工作是人類創意的重要面向......到哪裡去找工作?如何融合工作與家庭生活?」

基於這樣的認知與信念,吉兒‧康威校長在任內積極引入女性研究、多元文化與新興科技課程內容,大幅擴充圖書與教學資源,建立有效的就業輔導系統,並且設立在職生獎助學金,提供成年女性接受大學教育機會。她還努力募款,創造輝煌的募款紀錄,進而強化校務基金的管理與運作。每一項工作都開風氣之先,挑戰著學院傳統,引起激烈的爭論,卻也重新定義史密斯學院,使之成為一個致力滿足「所有」女人「真正」教育需求的機構(而不光是滿足十八到二十歲的學生),並且呼應女性在二十世紀末的生活現實。

史密斯學院每年畢業典禮前一天,都有歷屆校友返校遊行的儀式。吉兒‧康威校長每次在檢儘斳坐W,看著各種年齡的校友亮麗多彩、活力四射的表現,便不禁懷想吳爾芙:「史密斯學院的畢業生不僅擁有『自己的房間』,還擁有整個學校。而這些都是拜所有女性先行者之所賜。」女性主義理想的薪火相傳,女性主義實踐的斑斑軌跡,唯有在女子學院中,方得以如此明晰瞭然!

男女分校好,還是合校好?這個問題可能沒有標準答案。但是吉兒‧康威的《女人治校先鋒》細膩述說她十年的史密斯學院歲月,生動清晰地展現出「以女學生需求為中心」的教育實踐是如此之獨特、深刻與豐富,為女子學院的存在價值與時代意義,提出了最堅實的見證。

《女人治校先鋒》絕不僅止於女校長的辦學經驗談,更是一位勇敢的女性主義者的生命史詩。吉兒‧康威不諱言家庭的困難與陰暗。她在書中談到與母親相處不睦,丈夫長期患有躁鬱症。但她努力不讓私生活的困難成為追求事業挑戰的障礙,也不讓忙碌亮麗的工作表現妨礙對內在自我的保持。她傾聽內在自我的聲音,做出每一生命階段的關鍵抉擇,然後從中不斷自我教育與成長。

吉兒‧康威的生命書寫,正如她所希望的,展現了女性如野心勃勃,發展心智、追求知識力量與身體能量、勇於冒險、建立事業、與時俱進的景象。《女人治校先鋒》填補了一頁女性經典故事中的空白,也為我們樹立了學習的典範。

[註]用yahoo網站搜尋,可找到兩所男子學院與五十一所女子學院或大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書評

女校長的心路歷程
 
文/成令方(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助理教授)

    女性主義學者擔任大學校長或學院院長,在過去十年的歐美,因人數漸增已經不再成為新聞。但在1975年,婦運正蓬勃展開,婦女研究尚未為學術界認可接受,要在女子大學推動改革,實踐女性主義的教育理念,則是艱鉅萬分的任務。

    康威校長的回憶錄,生動鮮活,娓娓道來,剖析她從歷史學者的身份轉成校務管理者和理念推動者角色所嚐到酸甜苦辣,從40歲到50歲興致勃勃不斷拓展人生視野,勁頭十足的轉換跑道,開發新的學習目標。

    在康乃狄克山谷的史密斯學院,她任職校長10年之久。她的心胸寬闊,把困頓與難題視為學習的機會,她對社會有強烈的責任感,把個人的遺憾(母親失學)轉為制度的改革(接受成人女學生)。

    與一般男性成左怐漲蛚ㄕP,康威校長也披露了一路走來內心的徬徨與卻步時的反思。這本書讓讀者對她在職務上的遠見和魄力讚不絕口;讓讀者對她巧思愉悅的休閒生活興倣傚之念;也讓讀者對她內在親切的聲音發愛憐之心,好一個奇女子!

    讀者幾乎不可能有擔任女子大學校長的可能,因為台灣僅存的女子學院是過去「新娘學校」發展出來的技術學院,學校的校董會不可能邀請女學者,更遑論是女性主義學者去治校。然而,這本書仍會帶給讀者很多出人意表的啟發。下面只是粗略的提醒:

    假如你是學校董事,這本書可以讓你看到:勇於改革的校長固然令你擔心,但是良好的互動與充分的溝通,以及全力的支持,會有很輝煌的後果。

    假如你身負募款重任,你可以從康威校長積極運用社會網路資源,並學習管理投資款項的經驗中得到靈感。

    假如你是女子高中的老師或校長,康威校長對女子教育的豐富想像力,會打開你的視野讓你發現新天地,例如,她很重視運動體能教育,科技課程的訓練,輔導學生進入高薪行業,給予學生發展個性的空間。

    假如你是中年轉換跑道,你可以學習康威校長把過去的訓練,用在安頓自己進入新跑道的基礎,你更可以在結尾,被她又要開始轉換跑道的展望,對人生燃起熱烈的希望。

    假如妳正在找尋親密伴侶,康威夫婦的親密相知,會幫助妳認定目標(即使康威先生在戰爭中失去右手掌與左下手臂;後患有躁鬱症)。假如你已經有了親密伴侶,他們繁忙工作後的休閒生活,將會豐富你們關係的想像力。

    假如你關心性別教育,那麼你就可以在每一頁找到幾段珠機智慧,細細咀嚼。康威校長詩意般的文采和深思豐盛的內容,若沒有忠實傳神的譯筆,讀者就無法感動。何穎怡的翻譯是可以信賴的,譯者額外加上的註釋對讀者很有幫助。

Copyright © fembooks publishing house & bookstore 女書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Tel
(02) 2363-8244 Fax(02) 2363-1381 Emailfembooks@fembook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