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書店-華文地區第一家女性主義專業書店
搜尋
about fembooks
 
電子報訂閱 / 取消
 
如果妳沒有小孩:挑戰無子的污名

馬上購買   回上一頁



如果妳沒有小孩:挑戰無子的污名 <女書系列>
作者:Laurie Lisle羅莉.萊爾
譯者:
定價:280特價:224
出版日期:

作者簡介

蘿莉‧萊爾著有兩本傳記,即暢銷的喬治亞‧歐姬芙傳記《一位藝術家的肖像》,及《露意絲‧尼佛森:激情的一生》。她現與丈夫住在康乃狄克州西北部及紐約西契斯特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譯者簡介

嚴韻,最早在高雄唸西班牙文,最後到倫敦混了個戲劇研究碩士。現以翻譯打雜為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內容簡介

本書是作者Laurie Lisle對自己走上不育之路的反思。她將自身的經驗與歷史社會研究、通俗論述等相對照,緩緩鋪陳出不育女性的共同處境及命運,發現時至今日,拒絕為人父母仍然要承受沉重的壓力與污名。作者指出選擇不育者既非「不自然」,也不是自私或沒有愛心,更不見得人生就不幸福;因為孕育與繁衍的真正定義並非僅有生兒育女一途,她希望無所出的女人由此獲得借鏡,在母職之外肯定自己的女性樣貌。打破沉默、公開討論,女性與(非)母職的關聯是作者寫作本書的原始動機及目的。

作者廣泛探究了古今無子女人的生命史,為這個飽受誤解的少數族群發聲,指出選擇不育者通常既非「不自然」,也不是自私或沒有愛心,更不見得人生就不幸福或不完整;因為孕育與繁衍的真正定義不一定要包括生子,釵h無子女人化小愛為大愛,對文化傳承作出巨大的貢獻,自己的生活也過得自在充實。她希望無所出的女人由此獲得借鏡,能在母職之外肯定自己的女性樣貌,豐富自己的生活及工作,增加社會連接,走向積極正面的人生。

沒生過孩子的女人是不完整、不幸福的?都是一些老處女、老姑婆、女性主義者?本書作者選擇走上不育之路,企圖挑戰無子的污名,希望在母職之外女人亦能走向積極正面的人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尋找阿提蜜絲

文/劉仲冬(國防醫學院醫療社會學教授)

記得在爭取代理孕母合法化的公聽會中,代表不孕女性發言的陳昭姿女士說:「不孕的女人連公娼都比不上,公娼都走上街頭爭取她們的權益了,而不孕的女人還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哭泣。」
陳女士說的沒有錯,不孕是有污名的。在我國一個女人無法替夫家生出兒子(女兒不算)讓夫家斷絕香煙,絕子絕孫是大罪過,所以丈夫搞外遇不敢過問,在外面生了孩子只得忍氣吞聲。就連法律也保障私生子女的身份及財產權力,元配能落到不被鵲巢鳩佔掃地出門就千恩萬謝了,還敢出什麼聲。

與陳女士相同境遇的女人固然堪憐,但是因為不生是不能非不為也,所以還能博得同情。她們被當作不完整、有缺憾的「病人」,患了「不孕症」。不孕症治療之痛苦,只要聽白冰冰說全身上下打了不下五百針(這只是治療不孕的初步),還沒有半點消息,就可以略知一二了。

陳昭姿的狀況是想生孩子而不可得,但是如果一個女人有能力生,而選擇不孕,那就不止有病(心理不正常),而且有罪了。這樣的觀點在50年代增產主義的美國,亦復如此。選擇不孕必須面對非常大的社會壓力,本書的作者說:「拒絕為人父母好似一個棘手甚至危險的話題;這其中有著顛覆的成分」,「尤其在戰時不生會危害到家庭、種族、國家的生存」。這樣的說法讓我聯想到民國50年代我國提倡節育時的辯論。

沒生過孩子的女人被認為是不幸福、不完整的,們被醜化做老處女、男人婆、女學究、老姑婆、女性主義者。她們被視為不毛的土地,貧瘠牯`孤獨可憐。詩人班‧強生甚至建議一個使用避孕器的女人,在她的子宮上寫上「墳墓」兩字,因為裡面埋藏著她未出生的孩子。

拒絕「做人」不但有污名,而且是不可言說的「忌諱」。基本問題出在它挑戰了「母職是女性的終極經驗」觀念。「時至今日,沒有孩子的女人,沒有共同的活動、共同的語言」,卻有,紐約大學教育教授貝瑞妮絲‧費雪說的「共同的污名」。「母親和非母親之間有一股不自在的沉默,因為她們很少公開談論生殖行為的動機或日常生活的現實。就連沒有子女的女人之間,也鮮少彼此討論這一點,因為她們常感覺被各自的私人理由隔離」。打破沉默公開討論大概是作者寫作本書的原始動機及目的。

女人不生或少生孩子,是工業革命以後的趨勢,與女性主義運動的關聯性不大,女性主義者要求的是改革而非摒棄母職,者寫作者都仔細分析辨正。刻板印象以為女性主義者都是不結婚或絕拒絕生養孩子的女人,事實上,正如柏妮斯‧E‧洛特所說:相信女權的人更會將生兒育女視為一種創造性的珍貴活動,因為她們不願意錯失做母親的元初經驗。筆者個人認為「生養孩子過去被認為是女人的義務,現在是女性的權利」。權利與義務的差異在女人是否有權決定要不要生養孩子,也就是掌控自己的生殖。倡導避孕的先驅瑪格麗特‧桑格說:「不能擁有、控制自己身體的女人算不上自由」。如果女人連最基本的自己的身體都無權處置,其他所有一切都是空談。女性主義支持「選擇」,因此如果女人選擇不成為母親,也應當不至失去尊嚴及做為完整女人的「身份主體」。

綜合而言,本書是作者個人選擇及走上不育的生命歷程反思。身為不育女性作者將她個人的經驗,與歷史及社會的觀察、研究及通俗論述等相對照,緩緩鋪陳出不育女性的共同處境及命運。最終她希望無所出的女人能夠在母職之外肯定自己的女性樣貌,充實自己的生活及工作,增加社會連接,走向積極正面的人生。

阿提蜜絲是月神,作者指出希臘神話中的釵h女神都無所出,但是這並不影響她們人(神)格的完整。在神話的世界裡她們各有其獨特個性,各有所司並保有獨立的身份與地位,正如同現代女性主義的理想典範人物。

Copyright © fembooks publishing house & bookstore 女書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Tel
(02) 2363-8244 Fax(02) 2363-1381 Emailfembooks@fembook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