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書店-華文地區第一家女性主義專業書店
搜尋
about fembooks
 
電子報訂閱 / 取消
 
獵‧殺‧女巫

馬上購買   回上一頁



獵‧殺‧女巫 <女書系列>
作者:Anne Llewellyn Barstow安.勒維琳.巴勒托
譯者:嚴韻
定價:320特價:256
出版日期:

內容簡介

在十六、十七世紀的歐洲,有二十萬以上的女人被指控為「女巫」而被搜捕,十萬名「女巫」被施以各種酷刑凌虐致死。如同納粹迫害猶太人般,這是一項大規模的屠殺女人行動。然而女巫已死,由獵女巫者所建構的歷史和女巫形象也就隱瞞了事實的真相。本書從性別的觀點出發,探究女巫的面貌與命運,揭發了男性社會習以暴力對待異己和女性的傳統,也提醒了我們今日女性遭受歧視與暴力威脅的問題未曾稍減。

以女性觀點重現的歐洲女巫史
從性別的觀點出發,探究女巫的面貌與命運,揭發男性社會習以暴力對待異己和女性的傳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支離的女體,消隱的女聲

文/楊翠

       歷史系,當年是我的第一志願。曾經假想著,在歷史的漫漫渠道中,人類智慧的美麗花朵嫣然怒放,隨意摘取一朵,就擷取了豐滿的生命之華。
大學時代,習西洋史,懷抱孺慕之情,嬝炊暵懂_興時代波瀾壯闊的人文運動,想像人文學者們燃射一道道思想光芒,照亮中古以來的歷史幽暗。接著宗教改革的到來,似乎看到前近代性的萌芽,所謂進步與文明,好像果然把封建中古遠遠拋擲到歷史的暗巷之中了。
       然而,虛幻的歷史圖像,每一番嬝炕A就再一次碎裂。終至發現,所謂進步與文明,其實是踐踏在堆疊無數的屍體上,用弱勢者以及異端的鮮血建構起來的。歷史迷巷中,瀰漫著腐臭的時間氣味,而歷史的敘述中,卻灑滿刺鼻的花露水。
        歷史的視域,在種族、階級、性別的多重偏見底下,其間的扭曲與碎裂,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歷史不是歷史,歷史是一種修辭。我們嬝知v,可以尋覓到的,是斷簡殘篇中的斷簡殘篇,而抱持偏見的歷史論述,是將碎片再次碎裂的結果。這是我習史十八年的心得。

獵.殺.女巫》還原了女巫的血肉
      《獵.殺.女巫》一書,有著不同於以往充斥著性別偏見的歷史觀點。嬝炊k巫史,讓我再次聞到歷史的腐臭氣味。那些氣味,是由十萬以上女性的血腥,以及至今猶未停止的男性暴力共同交織而成。
       在前近代時期的十六至十八世紀,在資本主義萌生而茁長的時期,國家機器逐漸雄壯,粗暴地介入人們的日常生活,而大西洋奴隸買賣體現著非人性的族群與階級支配,與此同時,歐洲的女巫搜捕蔚成風潮,二十萬以上的「女巫」被搜捕,十萬以上的「女巫」被施以各種酷刑,割除乳房、戳刺大腿、燒灼軀體、性凌虐……,最後終於慘死。這些過程,都有教會或者俗世官方的法律體系來操控與執行。女人在當時首度被納入法律體系,弔詭的是,卻是在「女巫」的指控下,成為法律要懲治的對象,而非法律要保障的生命個體。
        我想像著那些被切割的乳房,從女人的軀體中流離出來,被宣告著邪惡的罪名,散落在歷史的渠道中。而歷史的敘述,卻習慣性地跨越她們,無視於她們的存在。由獵女巫者所建構的「女巫」形像,還被吸納到童話文學之中,幾千年來,成為兒童的夢魘;老得不能再老的女人、醜怪的容顏、邪惡的靈魂、來自惡魔的無邊法力……等等等等。由成人所編織的童話王國,時空藩籬自可穿越跳躍,價值體系絕不可動搖;日復一日,每個世代的兒童們,無論男女,都厭棄有法力的女巫,尋求柔弱無力的女性形象。
        由是,我們看不到「女巫」的血肉;歷史中沒有,文學中也蕩然無存。
《獵.殺.女巫》中的女巫,血肉被還原了,儘管是如此的撕扯碎裂,讓人觸目驚心。《獵.殺.女巫》是以性別分析的觀點,呈現歐洲十六、十七世紀「女巫迫害」的歷史事實,並試圖詮釋此一歷史景觀如何形成,深究此種施加於女性身上的男性暴力,為何會發生在特定的歷史時空之中。這個研究,將使我們對歐洲歷史發展脈絡一向所抱持的圖像改觀。而改變歷史圖像的切入點,則是作者具批判性的性別意識。

男聲系統的「女巫迫害」研究

       喬治‧歐威爾(GeorgeOrwell)說:「誰能控制現在,誰就能夠控制過去」,由於歷史解釋權非同小可,牽涉到對當權者權力來源的合理性、權力運作的正當性之詮釋,長期以來,成為保守力量的核心場域,成為最難自我論辯的學科領域。歷史敘述以「真相」做為掩護,幾乎成為牆垣深築的禁地。
       以性別的觀點來檢視這塊禁地中的敘述邏輯,可以清楚發現,歷史敘述至今仍是以男性的語言系統發聲,以父權的視點延展歷史視域。其間,可見的與不可見的,能見的與不能見的,自有一套經義法則。
       以既定的男性史觀來書寫歐洲發展史,十六、十七世紀接續文藝復興的人文運動以後,啟蒙思潮萌芽勃興,是歷史進步的契機。然而,與此同時,歐洲瘋狂的獵巫熱卻也如火如荼地展開,無論搜捕女巫是憑藉何種神聖性的名目,其所呈顯出的,正是一片性別迫害/男性暴力的歷史景觀。如果從女性的觀點來看歷史,不僅文藝復興與啟蒙運動無關乎女性的幸福,進步與野蠻更是同時並進;進步的內面是野蠻,進步只不過是一件比野蠻還野蠻的文明外衣。進步與否,是由男性啟蒙者、以及他們的奉行者所詮釋的。
       男性史觀的「女巫迫害」歷史研究,見不到性別的因素,不承認「女巫」之所以被迫害,除了宗教衝突、經濟變遷、國家權力運作、階級偏見與支配等因素之外,更緣於父權社會的性別歧視與厭女主義;這些研究者甚至反而把問題推回女人身上:女人會被討厭、被攻擊,必然是因為女人自己不好,因為女人做了一些什麼。

究竟誰被惡魔佔領了?

        檢視《獵.殺.女巫》一書所揭示的「女巫」形象,被指控為女巫的女性,多半具有以下的共同特質:年老、貧窮、守寡、不識字,以接生者、治療師、占卜者、諮詢者為業,具有來自素樸民間的生活智慧,奉行民俗宗教,性喜直言。她們通常被指控讓惡魔接管靈魂,與惡魔性交,從而取得某種超自然的法力,從事性犯罪──姦淫、墮胎、避孕、殺嬰。男性上層階級當權者,以道德改造者、法律代言者自居,為了驗證她們的靈魂與身體均受到惡魔的控制,將這些女性當眾剝除衣服,赤身露體,搜索私處,令她們接受各種性暴力,指控惡魔在她們的身體中留下印記。而搜身者、審判者、行刑者,清一色是上層階級的男性。
在宗教改革與性道德重整的風潮中,女人的身體如何被看待?從獵捕女巫的行動中,可以清楚窺見。女人的身體被視為低等、骯髒、邪惡的,女人的乳房與生殖器,被認為是惡魔插入寄生的縫隙。這樣的女人身體,只應容酗@個她所專屬的男人來控制,他們說,這樣或者較能免除惡魔的侵佔;女人如果失夫,成為寡婦,不再專屬一個男人,男人就擔憂她將破壞兩性的分類秩序。
      「女巫」被詮釋為性慾特強,無法忍受惡魔的誘惑,其所呈顯的,其實是男性當權者自己的性焦慮,以及對女性身體/性的控制慾。男性施予女性的片面性道德,以及對此種性道德的偏執,正好透露出他們自己的扭曲的性慾念。所以他們透過對女性身體的強烈控制來消解焦慮:獵捕女巫、不人道的搜身、殘害她們的肉體、割除她們的乳房、燒燬她們的軀體。
       我們要問,究竟誰被惡魔佔領了?
而年長、有智慧、表現出獨立性的女人,被指控「女巫」的罪名,顯示出父權社會對女性能力/能量的畏懼。深究「女巫」的形象與外界認知,其實我們並不陌生,正如傳統中國社會中的「三姑六婆」一般,同樣是被污名化的一群女性。「三姑六婆」也是以占卜者、醫者、產婆、仲介者為業的女性,她們總是被賦予喜歡搬弄是非、貪財好利、媒介姦淫……等負面形象,其社會角色一如「女巫」,她們的能力與智慧,常令父權社會的男性忐忑不安,她們雖未被搜捕,但也被棄絕於主流社會之外,被邊緣化、污名化,其遭遇一如女巫。

一個有夢的問號

       多少年來,不同時空的女人,內化了「女人是惡魔」的訊息,承載著「可能被惡魔誘惑」的焦慮,日復一日,世代承襲世代,由女人自己傳遞著父權對女人的制約。終至在歷史中隱身缺席,成為無智、柔弱、等待被拯救的他者。

     《獵.殺.女巫》固然揭露了被男聲淹沒改造的女性史的一個斷面,然而,回顧歷史的鮮血淋漓,卻並非本書的終極關懷,把歷史的視點調轉回到現實,她要問的是,各種奠基於身體差異而來的男性暴力,會不會終了?何時才會終了?女人何時才能簡甇╳`女巫的夢魘?女人何時才能把身體與靈魂的控制權掌握在自己手中?

       這些問號,正是《獵.殺.女巫》的書寫緣起。一個有著歷史縱深的問號,一個有著現實關懷的問號,同時也是有著未來探索的問號。接拼女性被分離的身體,召喚女性被驅走的靈魂,《獵.殺.女巫》埋藏著一個有夢的問號。

Copyright © fembooks publishing house & bookstore 女書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Tel
(02) 2363-8244 Fax(02) 2363-1381 Emailfembooks@fembook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