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女書店的國際書展|《美的演化:達爾文性擇理論的再發現》,理查.O.普蘭,馬可孛羅

女書店的國際書展|《美的演化:達爾文性擇理論的再發現》,理查.O.普蘭,馬可孛羅


女性主義就像是鴨子演化出來的性結構那樣,本身並不關乎壓制或控制其他人的意識形態,而是關乎選擇自由的意識形態。父權主義的目標是增進男性的主宰權,女性主義的信條是選擇的自由,兩者的目標並不對稱,這個本質在從鴨子到人類的性衝突中都是一樣的。但也因為這種不對稱,使得目前兩性平權的文化工作非常艱困,結果也讓人沮喪。

──《美的演化:達爾文性擇理論的再發現》



▎演化生物學界的主流意見認為,達爾文與華萊士共同倡議的天擇理論,足以解釋「生命之樹」的每一根枝幹與分叉:哪些物種會繁衍成長、哪些物種會終結滅絕,以及每個物種的演化特徵。

然而達爾文卻說:「每當我看到孔雀尾巴的羽毛,就覺得惶恐不安。」孔雀尾巴羽毛誇張的結構和顏色,顯然沒有任何有利於生存的地方,這和其他任何由天擇打造出來的遺傳特徵都不一樣。

他苦思許久,終於有了新的看法:這是「#性擇」發揮了作用。但對於認同他《物種起源》天擇理論的適應主義者來說,這是一個無法原諒的背叛。因此,達爾文的性擇理論從那個時候開始就經常受到誤解、排擠、甚至遺忘。

為此,耶魯大學鳥類學家、麥克阿瑟獎得主理查.O.普蘭力圖復興達爾文的觀點……